|本期目录/Table of Contents|

谈《诗·秦风·小戎》“乱我心曲”之“乱”及文字考释的重要性(PDF)

《安徽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》[ISSN:1001-5019/CN:34-1040/C]

期数:
2020年05期
页码:
76-79
栏目:
安大简与古文献研究
出版日期:
2020-09-30

文章信息/Info

Title:
-
作者:
徐在国
安徽大学汉字发展与应用研究中心
Author(s):
-
关键词:
《小戎》乱我心曲安大简
分类号:
-
DOI:
-
文献标识码:
A
摘要:
《诗·秦风·小戎》“乱我心曲”之“乱”,安大简作“”,从“又”,“嚣”声,“挠”字异体。《广雅·释诂三》:“挠,乱也。”典籍中习见“挠乱”一词。安大简“挠我心曲”,即扰乱我内心。形容人心情错综复杂,心神不定。“挠”所从的“嚣”与古文字“乱”形近,后人误释为“乱”,且“挠”“乱”义亦相近,于是《毛诗》就写作了“乱”。由此字的释读可见,考释文字是整理出土文献最基础的工作。立足出土文献本身,重视传世文献,将两者有机结合在一起,尽可能得出一个相对科学合理的解释,这就是出土文献整理者的任务。

参考文献/References

-

备注/Memo

备注/Memo:
基金项目:2016年度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委托项目“安徽大学藏战国楚简《诗经》的整理和研究”(16JZDW013);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“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的整理与研究”(16@ZH013)/作者简介:徐在国,安徽大学汉字发展与应用研究中心、出土文献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文学博士(安徽 合肥230039)。
更新日期/Last Update: